400-690-5630 服务时间:7*24小时
您当前的位置:明德资讯> 明德动态
NEWS

独家丨李镇西:走近苏霍姆林斯基 上

发布时间:2019/11/11 19:01:08来源:本站作者:

微信图片_20191111162656.jpg

大家好!


今天我带来一个话题:《走近苏霍姆林斯基》。这个话题一点不新潮,大家对苏霍姆林斯基都比较熟悉了,但是未必真正了解他。我想做个调查,在座的校长、局长们,哪些读过苏霍姆林斯基的著作,举个手。(部分听众陆陆续续举起了手)真不错,好,请放下。


苏霍姆林斯基在很多人看来,就是个教育家;很多人对苏霍姆林斯基的了解就停留于这个名字,或者说看见过学校墙上贴的他的一两句名言。我觉得我们应该深入的了解这位了不起的教育家。刚好我上个月去了他的学校--这是我第二次去了,2008年秋天也去过--有些感受。今天希望通过我的演讲,大家对苏霍姆林斯基更加全面深入的了解。



苏霍姆林斯基是怎样一个人?有的老师可能会说:“不就是一个教育家吗?”嗯,不错,是教育家,但可能不是你想象的那么一个教育家。我先简单谈一谈他的生平。


苏霍姆林斯基1918年9月28日生,和孔子同一天生日;1970年9月2日去世,年仅52岁。我用四个短语来评价他:“忠诚的共产党员,英勇的卫国战士,智慧的人民教师,卓越的教育大家。”


首先,“忠诚的共产党员”,这个很重要。他的女儿苏霍姆林斯卡娅说:“没有十月革命就没有苏霍姆林斯基。”他家庭很贫苦的,是十月革命让他们翻了身。他的父亲曾经是当地农村学校教劳技课的教师,是一个能工巧匠;祖母和母亲文化不高,但会唱民歌,会讲民间故事,这都对苏霍姆林斯基有影响,所以苏霍姆林斯基很早就受到良好的家庭启蒙教育。


其次,“英勇的卫国战士”,我这里补充一点大家也许不知道的史实。苏霍姆林斯基17岁中师毕业,留在母校教书,没过几年德国进攻苏联,卫国战争爆发,23岁的苏霍姆林斯基毅然投笔从戎,以连政治指导员的身份奔赴反法西斯战场,作战非常英勇。半年后身负重伤,一个弹片击中上半身,一直压迫心脏,没有取出来,这是导致他最后去世的原因之一。1942年2月,冰天雪地,他身上压满了战友的尸体,人们认为他已经牺牲了,一个小护士发现他还有气息,扒开他身上的尸体,把他连拖带背地送进了最近的医院。所以我说这个小护士不简单,她不知道自己拯救了一位后来的世界级教育家。苏霍姆林斯基在养伤期间,右臂需要截肢,他苦苦哀求医生说,不要给我截肢,赶走了德国法西斯,我还要当老师啊,还要教书的。后来右胳膊保住了,但永远短了六公分,像周恩来一样。在他前方作战的时候,他的新婚妻子薇拉,由于在后方参加了抵抗运动,被德国人抓住。薇拉当时已经怀着苏霍姆林斯基的孩子了,在监狱里边生下来。下面这个细节,我非常不忍心讲……德国鬼子把刚出生的孩子砸在石墙上,脑浆崩裂,当场毙命;苏霍姆林斯基的妻子薇拉宁死不屈,被剜去双眼绞死了。所以我说,苏霍姆林斯基是英勇的卫国战士,是忠诚的爱国者。


后来他伤好以后,他的身体不允许他重返战场,他就留在当地教书。1944年战争快结束的时候,他回到了他的家乡,当了四年教育局一把手局长,再后来坚决要求去学校,便辞去局长,来到帕夫雷什中学做校长,那是1948年。他在这所农村学校一干就是22年,直到1970年9月2日,他生命的最后一刻。


至于“智慧的人民教师”和“卓越的教育大家”我就不多说了。相信大家都能理解。



但我还是想强调一下:为什么说苏霍姆林斯基是教育家?


因为第一,他有实践。而他的“实践”是和孩子摸爬滚打,心心相印,息息相通。他每天坚持亲自上课,一直坚持在一线研究学生。苏联的学校是十年制,后来改成十一年制,包括小学、初中和高中。他能够教一年级到十年级(后来是十一年级)所有学生的课,哦,不对,除了制图课。为了上好课,他把一年级到十一年级所有学科的教材通读自学了一遍,所有习题做了,而且还做了很补充的习题。这是他留下的工作笔记,一堆堆笔记,太多了。帕夫雷什中学有他的博物馆,包括他的卧室,他的办公室,他的厨房,我都去看过的。在这些笔记本里边记录了很多很多“难教儿童”的成长经历。让我非常感动。


    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成就显著。很多人说苏霍姆林斯基没有培养出什么人才,不对,请看这组数据。帕夫雷什镇在1867-1917年这50年间,仅5个人受过中教育,1个人受过高等教育。苏霍姆林斯基1948年担任帕夫雷什中学的校长。当然,这中间了30年,我没有看到相关数据,不过可以想像,不太可能有太多的人才成长起来。但在苏霍姆林斯基担任帕夫雷什中学校长的1949年到1965年十多年期间,却有611人受过中等教育,242人受过高等教育,143人当时正在接受高等教育。只有6000人的帕夫雷什镇,苏霍姆林斯基就培养出了工程师84人,医生41人,农艺师38人,教师49人,其他专家30人,这是他了不起的贡献--要知道,帕夫雷什中学是一个乡村学校啊!直到今天,帕夫雷什中学也是纯粹的乡村学校。


第二,他有思想。有《苏霍姆林斯基文集》(五卷本),有43本专著,600多篇论文,1200篇小说、故事、童话。他的著作被誉为“活的教育学”“教育的百科全书”。刚才在座不少局长和校长都举手,表示读过他的书。对比一下,我们读其他一些教育理论家的书,那些教育家的阐述很冷静,很客观,很准确,很科学,但就缺乏感情,而苏霍姆林斯基的著作不是这样。请大家看看PT上黄色的字体--


他的教育科研,不是冷静的研究,而是充满感情的投入,是全身心的实践。与学生一起摸爬滚打,和学生心心相印。他长期坚持写教育日记。他的文字充满浓浓的人情味儿,可读性强,而且富有文学的魅力。 


    他身为校长,始终兼任语文教学,几十年不断地研究这门课的教学问题,又如,他曾试办六岁儿童的预备班,接着又从一年级到十年级,连续担任这个班的班主任,在十年内跟踪观察和研究了解学生在童年、少年和青年期的各种表现。他先后曾为3700名左右的学生做了观察记录;他能指名道姓地说出25年中178名“最难教育”学生的曲折成长过程。


注意,他跟踪观察过的后进生有3700多个,其中178名学生连续跟踪了25年!请问,世界上还有没有第二个这样的教育家?至少在我的视野内,没有!所以他的理论不是空想空谈出来的,一切都源于他亲力亲为的实践。



苏霍姆林斯基为什么会早逝?现在看来,他去世时还很年轻,52岁啊!去年是他的百年诞辰,世界各地刚刚举行了他的百年诞辰纪念活动。


他早逝的原因有三:第一,少年时遭遇乌克兰大饥荒,刚好苏霍姆林斯基幼年和童年,他的身体发育受到影响,体弱。第二,年轻时身负重伤,一块弹片一直压迫着心脏没有取出。第三,因为他独立思考的理论建树,主张教育的人性,并公开批评马卡连科的集体主义教育理论,而被苏联理论界围剿,精神上受到极大的打击。这点,在目前所有公开出版的他的著作当中都看不到。他的女儿卡娅给我讲过一些,另外我还看到了一些史料,所以我多说几句。


1998年11月,我在北京第一次见卡娅。我问她:“你认为你父亲对教育最大的贡献是什么?”她不加思索的说:“正是我父亲,第一个把‘人性’二字引入了苏维埃教育!”


我认为,这是苏霍姆林斯基对社会主义教育最杰出的贡献!在座的局长校长们相对比较年轻,可能不知道,在半个世纪以前的中国,是不能谈“人性”的,当年批判刘少奇的“黑七论”,第一条便是“地主资产阶级人性论”。那个年代要讲“阶级性”,要讲“斗争”,而教育谈人性,要挨批判的。“文革”当中,南京的斯霞老师因为讲教育的母爱被批判;当今著名的小学数学特级教师吴正宪老师也给我讲过,她17岁当小学老师,那是在“文革”中,就因为教育讲人性,讲爱,她也被指责,被批判。而在当时在苏联也一样,不讲人性,只讲阶级性。我们现在觉得是多么不可思议啊!因为现在教育讲人性,讲“以人为本”,讲“一切为了孩子,为了孩子的一切”,是很普通的一件事,是再正常再自然不过的,教育要讲人性,这是常识嘛!然而无论是当年的苏联,还是中国,讲“人性”都是大逆不道,离经叛道的。我特别感动的是苏霍姆林斯基独立思考,独立人格,坚持真理,捍卫真理,决不妥协。读他的书,我不仅读到了他的爱心,他的智慧,还读到知识分子的气节与风骨!


今天看苏霍姆林斯基很多观点,都极为超前的,比如关于人性的教育,关于创造能力的培养,关于职业技术教育,关于研究性学习等等。对了,他的《给教师的建议》一书当中就提出了“研究性学习”这个概念,我就是在80年代第一次读他的著作时,读到这个概念的。苏霍姆林斯基忠于真理,他的观点从来旗帜鲜明,从不唯书唯上,更不见风使舵。


我举了两个例子--


例如,他在实际工作深感研究儿童是搞好教学和教育工作的基本功,因此曾公开指出,苏共中央1932年对儿童学的批判有过头的地方,是“把孩子和洗澡水一起泼掉了”。并不是他有多么高深的理论素养,而是常识告诉他,教育的对象是儿童,居然不研究儿童,还要批判儿童学,这不很荒唐吗?


    又如,在1955年以前,苏联学校完全取消了劳动课,而苏霍姆林斯基认为劳动教育是实现全面发展思想的重要因素,他又眼见越来越多的中学毕业生不能升入大学的事实,因此坚持进行劳动教育,他所在的学校,从1947年起就给毕业生授予职业证书。可是赫鲁晓夫在1958年大搞生产教学,劳动占用了过多的学习时间,他又第一个出来反对这种过头的做法。



    在苏霍姆林斯基的眼里,没有什么是不可质疑的,包括他特别尊敬的马卡连科。著名教育家马卡连科也是乌克兰人,他们俩是校友,当然中间差了几十岁。苏霍姆林斯基特别崇敬他,多次在著作中称他为“我的导师”。但他并不因此迷信马卡连科,而是以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对马卡连科的某些教育思想和观点提出了质疑。


   苏霍姆林斯基认为,集体并不是目的,“如果把集体作为目的,那么教育一开始就是残缺的教育,教育者就只会关注集体,关注其组织结构及内部的领导和服从的关系,即关注积极分子的培养,关注怎么善于领导,怎么教会服从”。此时,教育者就可能把每个活生生的学生及其精神需求置于视野之外,就往往会忘记真正的教育真谛:“教育的目的是人,是全面发展的个性。”


简单地说,马卡连科把集体当做目的,认为个人应该无条件服从集体,但苏霍姆林斯基说,不对,服从集体不应该无条件,集体是个人发展的条件;集体不是目的,人才是目的,人是最高价值。


因此,当时苏联就有人称赞他有一种实事求是,敢于“逆潮流而进”的精神。他就是这样始终脚踏实地,立足于实践,真正面对学生的心灵、根据实际情况提出自己的观点,而不是唯上唯书是从。他特立独行,只忠于自己的心灵,忠于自己的生活,忠于自己每天面对的每一个孩子。除此之外,他不迷信更不臣服于任何“权威”。他做的是“真教育”!


苏霍姆林斯基因此遭到批判。其实,他也曾获得过荣誉的,如果按照别人期待那样“顺从”,按领导的旨意说话和写文章,他一样还是会很“风光”并一直“风光”下去的。但苏霍姆林斯基坚持自己发出心灵的声音,宁可失去世俗的种种“名利”,也不放弃真理。


他女儿告诉我说,60年代上面曾经调他去莫斯科工作,他坚决不去,他说就想在我的学校。他的第一本重要著作《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很多老师读了,非常令人感动。我昨天在河南,一位局长还跟我说,我们号召全线老师读苏霍姆林斯基的著作《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我说太好了,但你知道这本书怎么出版的吗?这是苏霍姆林斯基1968年出版的第一本重要著作。就上个月,我在乌克兰见到卡娅,我还向她求证,这本书是不是苏霍姆林斯基的出版的第一本重要著作?她说是的,这本书出版两年后,苏霍姆林斯基就去世了。然而这本讲人性,讲个性,讲自然教育的书,当时苏联却不准出版。那这本书又是怎么出版的呢?通过东德出版的。为什么同样是社会主义国家的东德能够出版呢?因为东德教育部部长是苏霍姆林斯基的大学同学,这还不是最重要的,关键这个大学同学的老公是东德共产党总书记昂纳克!靠这种特殊渠道,《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才得以出版。可因为这样,苏霍姆林斯基差点被开除党籍。后来他逝世以后,人们逐渐知道他教育思想的价值,这本书最终成为世界教育名著。


他去世后,葬礼远远没有我们想象的隆重荣耀。别说教育部部长了,就连乌克兰教育科学学院长都没参加追悼会,最后是派了教育科学院一位学术秘书参加追悼会,而且院长专门给这位学术秘书打电话,说你去参加追悼会估计会发言,你一定不能说他是教育家,只能说是卓越的教师,优秀的父亲。总之不给苏霍姆林斯基教育家的称号。


然而苏霍姆林斯基属于全人类。历史证明了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的不朽,他那充满人性的教育理论成了全人类的教育遗产。去年,就是2018年,不同的国家都举行了苏霍姆林斯基诞辰100周年的纪念活动。我去的是圣得堡,出席俄罗斯纪念苏霍姆林斯基百年诞辰活动,并发表演说。我第一次参加苏霍姆林斯基诞辰纪念活动,是1998年参加纪念他80诞辰的国际学术研讨会,参加者就有今天的主持人沙培宁老师,记得当时苏霍姆林斯基会长是希腊人。世界各界都在纪念这位教育家。2017年10月,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确认苏霍姆林斯基为世界教育文化名人。



苏霍姆林斯基在中国拥有最广泛的一线教师读者。这是为什么?关于这个问题我想了很久。我觉得可能有这么几个原因:第一,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和中国的主流教育思想,同属共产主义教育思想体系。第二,但他的思想又不是僵化的,里边有欧洲的人道主义传统,有人文主义因素,有个性教育的论述,很打动人,而“人性”“个性”,正是是中国传统文化所缺乏的。第三,他的表述特别特别的亲切,平易近人,还有生动的故事,夹叙夹议,又不乏诗一般的抒情。第四,他的很多观点,我们从中可以读出今天的中国教育。这可能才是最主要的原因。翻开他的著作,许多话简直就像在说今天中国的教育现实。


这里,我想着重给大家介绍苏霍姆林斯基的几个观点。当然,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思想太丰富,今天不可能全部讲到。我就讲几个。


第一,时刻都不忘记自己曾经是个孩子。请读苏霍姆林斯基这段话--


一个好教师意味着什么?首先意味着他热爱孩子,感到跟孩子交往是一种乐趣,相信每个孩子都能够成为一个好人,善于跟他们交朋友,关心孩子的欢乐和悲伤,了解孩子的心灵,时刻都不忘记自己也曾经是个孩子。 


这段话既深刻,又朴素,同时还很感人。尤其是最后一句,“时刻都不忘记自己也曾经是个孩子”。我经常说,什么叫“学生立场”?什么叫“儿童视角”?这就是。当老师容易吗?不容易--得人格高尚,学识渊博,素养全面……多难;但是又很容易,为什么?常常想两个问题:第一,假如我是孩子;第二,假如是我的孩子。经常想想这两点,没有当不好老师的。


大家看PPT上的照片。照片上这本书这是1998年在北师大参加苏霍姆林斯基八十诞辰国际学术研讨会的时候,人民教育出版社一位编辑老师送给我的。书名叫《育人三部曲》,包括了苏霍姆林斯基三本著作,第一本叫做《把整个心灵献给孩子》,写小学教育。就是这部书的出版,他差点被开除党籍。第二本书叫《公民的诞生》,谈中学教育。第三本书叫《给儿子的信》,说的是青年教育。这三本书合编在一起叫《育人三部曲》。


大家看我年轻时在书中这一页的勾画。读到这句话,特别感人。他说“我总想跟孩子们待在一块,跟他们同欢乐共患难,亲密无间,这种亲昵感乃是教育者创造性劳动中的一大幸福。我曾时时试图参与某个儿童集体的生活,同孩子们一起劳动或者去家乡去各地远足,参观旅游,帮助他们享受到一些不可多得的欢乐,而缺少这种欢乐,就难以想象有完满的教育。”请问,我们作为中国的教育者,现在有没有这样的“亲昵感”?孩子们有没有这样“不可多得的欢乐”?我们的校园有没有这样“完满的教育”?所以我说,我们可以从苏霍姆林斯基的书中读到中国。


在座各位都是局长和校长,请想一想,如果有人问你,什么是教育中最重要的?我想大家也许想到“理念”、“观念”、“模式”、“课程开发”、“世界胸襟”、“国际眼光”……但苏霍姆林斯基怎么说?“对孩子的依恋之情,这是教育修养中起决定作用的一种品质。”注意,他想到的是“依恋之情”,说这是“起决定作用的一种品质”!



有一位波兰学者参观了帕夫雷什中学后,这样写道,我在这个学校发现一个秘密,无论什么时候,只要苏霍姆林斯基出现在校园的任何一个地方,总会有一群孩子围上前去,而这个时候,在苏霍姆林斯基的脸上就会呈现出只有孩子才有的那么纯真的笑脸。这就是校长的本色。


这是我读过的《帕夫雷什中学》,不只读过多少遍了。有一年卡娅看到这本书说,这是我看见过的我父亲的著作被读得最旧最破的一本。书中这一段话,无论时间多紧,我都要在这里给大家读一读--


“少年们夏天想进行‘水上旅行’,想乘船经过水库驶入大河,然后登上某个‘无人烟’的小岛子……可是我们没有船,于是我从新学年一开始就攒钱,到了春天,我就从渔民那里买来了两条船,家长们又买了一条船,于是我们的小船队便出发了。”


大家看,孩子们的心思,校长知道了,他记在心里了,他开始攒钱,用一年时间,自己攒钱给孩子买了两条船,还差一条船怎么办,家里买了一条船,“于是我们的小船队便出航了”,想象一个画面,一个校长带着孩子去探险。多美,多浪漫!


关键下面这段话尤其打动我--


“可能有人会想,作者想借这些事例来炫耀自己特别关心孩子,不对,买船是出于我想给孩子们带来快乐,而孩子们的快乐,对于我就是最大的幸福。”


我太感动了!太感动了!这里,苏霍姆林斯基给了我力量。什么力量?80年代我刚工作的那些年,我搞了很多活动,带学生去爬山探险,去河边宿营,却被指责,被批评,还受过处分。我在郁闷的时候,我读到了苏霍姆林斯基这段话。我一下子充满了底气。我想,校长不支持我不要紧,苏霍姆林斯基支持我!


读到这儿,我和作者互相照亮。苏霍姆林斯基把我心灵照亮了--小伙子,你是对的,没有错,坚持!我把苏霍姆林斯基也给照亮了--我给他这段文字提供了一段鲜活的中国版的教育案例,我用我的经历给这段话增加了真理性。这就是“互相照亮”。而阅读的最高境界,就是读者和作者“互相照亮”。


这次去帕夫雷什中学,我很想找这条河。后来离开学校的时候,我在大巴上通过玻璃窗看到这条河,太感动了。你们看,就是这条河。我相信,你们看到这条河,也一定会像我一样心潮起伏。


所以,只有当师生彼此相融,彼此听到自己的心跳,能感受对方的脉搏时,教育才真正发生。



第二,“要把读书当做第一精神需要”。就是谈阅读,我不多说了。苏霍姆林斯基希望我们老师把阅读当做第一精神需要,但现在可怕的就是,教人读书的人往往自己并不读书。另外,苏霍姆林斯基认为,一个孩子学习中遇到困难怎么办?不是补课,而是增加相关的阅读。比如孩子物理差,怎么办?大量阅读有关物理的科普书籍,增加他的知识背景。


第三,“教育--这首先是人学。”这个观点是苏霍姆林斯基教育思想的精髓。


我认为,你如果要跟老师们讲苏霍姆林斯基的精髓,就先讲这句话。这句话也可以说是打开苏霍姆林斯基思想宝库的一把钥匙。


在苏霍姆林斯基所生活的五六十年代,苏联流行的说法是,当今是“科技时代”、“数学时代”、“电子世纪”、“核子世纪”;而苏霍姆林斯基则旗帜鲜明地提出,不对,当今首先是“人的时代”、“人的世纪”!他进而预言,21世纪将是人的个性全面和谐发展的世纪!多么有远见。像我们现在一样,大家都在大声疾呼,进入“互联网时代”了,“人工智能时代”了,“互联网+”时代了……不对,当今时代的本质还是“人的时代”。


苏霍姆林斯基紧接着“教育--这首先是人学”这句话,还有一段说明。这段话是我自己读到的,特别感动:“不了解孩子--不了解他的发展、思想、兴趣、爱好、才能、禀赋,倾向就谈不上教育。”


苏霍姆林斯基的“人学”包含着他的一个重要判断:“人是教育的最高价值。”苏霍姆林斯基的教育理想是,让每一个从他身边走出去的人都拥有终生幸福的精神生活!在这里,“人”不是抽象的,而是具体的;人的“幸福”不是一时的,是一生的。


举个例子。我在《帕夫雷什中学》这本书里边读到一段毕业致辞。他们学校的毕业致辞不是校长致,是由学生选出的学校最受尊敬的老师作毕业致辞,那年是1964年,作毕业致辞的是一位快退休的女化学老师。这位老师充满深情的给即将毕业的学生致辞--


我亲爱的孩子们!今天,你们要和母校告别了,而我们教师今天也更上一层楼。我们每个教师一生中能登上的这种楼层并不那么多,也许能上三十至五十层。对我来讲,今晚就意味着登到第三十二层楼了。


你们虽然将离校走向生活,但永远都会留在我们心中。你们要知道,我们终生都会因为听到你们任何一个人的任何一句好评而感到莫大的欣慰。同时也要知道,也会因为听到关于你们任何一个人的不愉快的消息而使我们伤心。


要记住,生命属于人只有一次。度过一生,要在世上留下自己的贡献:留下稳立于花岗岩基石上的、高墙耸立的楼房,留下郁郁葱葱的茂密林木和硕果累累的苹果园。


你们也将生儿育女,将在他们身上重现你们自己。要把人类创造的纯洁道德、美和智慧都传给你们的子女。





小伙子们,要把姑娘当作未来的母亲尊重,对爱情要忠贞不渝,要永远记住,爱――就是给你所爱的人以幸福。姑娘们,要高度珍惜女性的自豪。


当你们带着自己的孩子来上学时,我们教师中许多人还将在学校工作。要知道我们将在你们的孩子身上看到你们优良品格的反映。但愿这种反映将是纯洁无暇的。


这就是散发着人性芬芳的教育!一句大道理都没有,一句口号都没有,就是充满人情味的叮咛,如同父母牵挂着自己即将远行的儿女。


dd